浠米露

【同人|琅琊榜】苏凰-归

顾予酌:

穆霓凰从没想过,梦里的场景会就这样带着几分令人难以置信的虚无缥缈,出现在眼前。


1.


时光仿佛停格在那年的北境。


春去秋来,时光如何徜徉,穆霓凰已分不真切。只记得三年前,她曾形如枯槁地将穆王府的玉印颤抖地交到穆青手中,长发未束,粉黛未施,以一种近乎沙哑的声调说道:


“青儿,从今往后,你要肩负起整个穆王府,与之风雨同舟,荣辱与共。”


只有此情此景,和穆青对着她重重跪下叩头的坚毅,无比清晰。


其余的,包括众人叫她节哀,包括她约莫是说着一句“未亡人会等他回家”就跌跌撞撞地离开,包括从金陵到廊州的一路颠簸,她都记不真切了。


穆青不甚晓得姐姐如此失魂落魄是为哪般,只是保持着跪下的姿势目送她离开,隐去男儿眼角不该留下的泪水。


三年过去,穆霓凰一袭素白未改,不见熟人,不遇生人,犹自陷在廊州的四季中。


她曾一次又一次地抚过尘封多年的银白铠甲,一遍又一遍地读过他的“吾妹霓凰”。好像他所说的“见字如面”,就真的可以成真似的。


总能听闻百姓说新君很好,长林军也总有捷报遥传,然而人们忙着庆幸,忙着欢呼,她却向来承受不了这样的欢喜,因为这些——都是她的兄长,她的夫君——用命换来的。


穆霓凰到底还是怨的。


怨了这许多年,还是怨的。


怨上苍,怨天命,怨他骗她负她——林殊对得起所有人,却独独只能允她,一个虚无缥缈的来生。


可穆霓凰毕竟也负了林殊。


负他的长安康,负他的长喜乐,更负他的莫痴候。


她总是在想,既然梅岭一役后的十二年,他可以赠予她一个奇迹,那为何如今不可以?穆霓凰可以等,再等十二年,等多少个十二年都无所谓——只要在有生之年。


她求他,再予一个奇迹。


不再负这多年等待。


她等他回来,笑着唤她的闺名,等他一起捉萤火虫,挂灯笼,等能与他在雪地中拥吻,等和他一起在落英缤纷中舞剑,好似从前。


舞剑…


长剑出鞘,多年未曾有过的快意重新回到穆霓凰的手中,廊州的春来得暖软,衬着她的衣袂纷飞。


她不知疲倦地舞着,直至很久,过往的一切一一在脑海中涌现,心头泛起钝痛。


手开始颤抖,怎么稳也稳不住,剑“哐”地一声,掷地有声。穆霓凰蹲下,抽泣出声,环住自己假装不是孤身一人。


“你为什么,就是不肯回来?”


“留我一人踽踽独行,兄长,你好狠心。”


2.


有脚步声自远及尽,轻而慢,有几分飘然。


什么人走近,拂落穆霓凰发间的落花。


泪眼朦胧中,她好像听见有人轻叹。再一定神,分辨得出脚步声,就在面前,轻而慢,有几分飘然。


似……故人来。


她挣扎着扬起头,愣怔在原地,被阳光刺得眯起眼,细细辨认,朱唇翕合,仿佛这一抬眸几乎赔上了此生的喜怒哀乐。


穆霓凰看向来人的眼,他起初有几分躲闪,最终对上她的眼,眸华像越过千年的光景,翻山越岭而来。


“霓凰。”


“霓凰。”


她站起身,颤抖地伸出手,伸向逆光中熟悉得恍若梦境的脸庞,最终停在与之只有几寸的地方。


隔着纷飞的落花,他仍是一袭狐裘锦氅,立在距穆霓凰两步之遥的地方,面色苍白,眸华流转,眉目如画,公子无双。


好像他还是当年金陵城最耀眼的少年。


——她的少年。


她不知所措,落花如雨,凌乱在眼前,一如她不知该抱以何种情绪的心。


梅长苏握住她轻颤的指尖,


“霓凰,我回来了。”


他再次开口,吟出最动听的天籁。


穆霓凰干涸的眼眶再度湿润湿,然后哽咽,然后泪如雨下。


“兄长,你瘦了。”


恰似故人来。


岁月也成诗。


你好,我是顾予酌,幸会。
微博@顾予酌
愿有一字一句打动你。


琅琊榜的同人会一直不定期更新,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念想吧,原创文也会不停更的。
谢谢你能看完,随手给个小心心吧。

评论

热度(59)

  1. 浠米露顾予酌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