浠米露

理智的光芒最耀眼——《大唐荣耀》第1-8集剧评

xxX黑胡椒粒儿:


很早很早的时候看过《通天狄仁杰》的长片花,虽然男主是绝对的新人,但对他的印象很深。后来在《青云志》和《美人为馅》中都见到了他的身影,表现中规中矩,只道是掠影浮过。而最近在瞄完他对广平王这个角色的诠释之后,我终于发现:英雄式的角色,才能让他发挥超越自身魅力的光芒。狄仁杰算,李俶也算。


很待见剧里李俶这个人物,前期人设确实是好。

作为绝对男主,他的人设在刨除了顽固、情绪化、混沌等总裁式惯用设定后,苏得不像话。


第一点,对命运的态度。贵为皇长孙,他是政治的产物,“广平王”这个名号他用起来得心应手,不算甘之如饴,也不引以为耻。他清楚这个身份之下的所有荣辱得失,特别清楚,所以当太子父亲为保地位,将自己的发妻即李俶的母亲作为政治牺牲品废离东宫的时候,李俶却劝说:“母亲莫要怪罪父王,父王也是不得已。”;所以当杨国忠的外甥女要嫁进广平王府时,他可以很坦然地笑着说:“既然无法避免,儿臣就欣然接受吧”;所以他默认每一次危难时刻风生衣和何灵依豁出性命的护主是应该,默认属下在政治雷区中的失足或者牺牲是难免,就因为他身份高贵,大任在身。也不是没有恻隐之心,只不过,各人有各命。


第二点,对亲情和婚姻的态度。为了保全东宫,他能忍下父亲丢弃母亲、舅舅满门被灭的仇怨,可以对父亲无怨怼,并尊敬挪上位的后母,也心甘情愿将仇人的外甥女娶进家门。这还不算,仅仅是为了获得麒麟令下落的线索,他将自己的婚姻作为工具,要父亲想办法无论如何也要把沈珍珠纳入府中,虽说麒麟令能调动军马,稀罕非常,但有没有、能不能找到是另一回事啊。婚姻算什么,如他对李倓所说:差事比婚事更重要,他也根本顾不上崔彩屏、沈珍珠这些陌生女人作为后院妃妾以后的命运。所以,无论是他父母的婚姻还是他自己的婚姻,在政治之下,皆让道。他乐于看到李倓自由自在,随性散漫,也会维护幼妹,不愿李婼嫁给政敌,但如果脱离他的能力范围,无可奈何的时候,也只能把宠溺收起,借用剧中歌词:都是为了江山。


第三点,对爱情的态度。虽说他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的定位,深知自己没有权利选择心中所想所愿,但“能不能得到”和“想不想得到”是两回事。美貌聪慧的沈珍珠,自由勇敢的沈珍珠,让他为之侧目,而她跋山涉水热烈追寻所爱的举动,更让他倾心,他心底按捺的对自由、对真情的渴望因她而蠢蠢欲动。虽然真爱难能可贵,但她已有意中人。算不上奉献吧,“干嘛把她拉进我那机关算尽步步为营的生活里”是他予与这个女人最大的善意。你看,其他无辜女人被拉进他的生活里他根本顾不上,但喜欢的女人就不行,唔,老夫的少女心啊。


皇家少年郎,一身贵气,星眉剑目,英气有余。自信坦荡,文武皆通,又颇有心机。虽然演员的身材比例算不上最佳,但这个角色确实和他难得的匹配,一些从前看来特别无聊的政情戏,都开始觉得值得玩味。也许是被《青云志》打击得太重,这部戏居然让我觉得有一点惊喜,虽然套路真的太多,但明显的bug不多,剧情也交代得十分连贯,逻辑也比较正常,包括配角在内的演技也都基本在线,当然,老戏骨们就都不用说了,很多我预料会很尴尬的场景也都处理得还行,比如李俶和沈珍珠的水下吻戏、沈珍珠看到全家被灭的情绪表现、沈珍珠和林致在庙中重逢等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大婚后李俶和崔彩屏的对手戏,很爽。所以哪怕是套路,认真处理的话也有观众是买账的。看着看着,发现饰演李俶的演员在戏路上的呈现有些眼熟,想了很久后,终于想到了,靳东。自然是不及东哥了,但就是觉得像,哪里像也暂时说不清楚,以后再细说吧。


喜欢这个人设最主要的原因是,李俶太有分寸了。

他的分寸感体现在每一分为人处事上:他不远千里狂奔回京救父,额头汗水依稀可见,把气喘匀了才说话,不直接求情,先汇报治理水患的工作,再顺便给杨国忠丢一个雷子,才开始进入正题;即使是在亲弟李倓面前,他也绝不妄议包括后母在内的每一个长辈;他和沈珍珠在回纥第三次相遇,感情线正进行着,转身又谈起了此行的目的东则布,确实是个工作狂;也包括他对沈家安全的看重,不仅是觊觎麒麟令也是出于对难得的清正官员的回护吧。什么都刚刚好,顾及该被顾及的面子,打击该被打击的气势,算计想要得到的一切。


而其中最最难得的是,他将这种分寸感都用在了他内心的修持上。至少在目前已播的前8集中,除了偶尔表露的一丝丝的无奈,我从未感受到他痛苦于他的命运,这样坦然接受命定却没有怨怼,每一个眼神都看来真挚,每一个笑容都看来诚恳。就连他的克制,都像春风般自如,真正厉害的高手不是百般艰难战胜了对手,而是毫不吃力一般抵挡了难关。


于我而言,理智是他最大的魅力点,在他的年纪里,在他的身份下,这种理智是权衡,是度量,是选择,是棋落无悔的潇洒,是杀伐决断的干脆,是步步为营的机警,是胸有成竹的掌控,是最刚刚好的那个值,而且并没有满脸写着“世事负我”的悲凉,很帅。


李俶的母亲临别时曾对他说:“你是个重感情的好孩子,只可惜在皇宫中,感情,是最没用的东西。”片花中李隆基也向李俶明示过:“身为帝王家,不可专情。”因为太喜欢前期李俶的人设,所以对后面剧情的发展多了些顾虑,当他有了爱的女人有了软肋,当他的国家由太平盛世转为乱世,国仇家恨中他如何了断,广平王还会是原来的广平王么,人设求不崩。


由失控而出理性的艰难,由悲剧而出希望的可贵。




评论

热度(105)

  1. 他与月光为邻小静静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浠米露xxX黑胡椒粒儿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星星xxX黑胡椒粒儿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小中分erxxX黑胡椒粒儿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