浠米露

【同人|琅琊榜】苏凰-今夕何夕

顾予酌:

“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”


-


霓凰近来总喜欢在倦人的午后待在长苏的榻前,看他午睡。


看他虽有遗留的疤痕却依旧棱角分明的脸庞,温润如玉,公子无双;


看他沉静得一如他内心的睡颜,有光自窗棂的缝隙打进,照他面上;


看他不时有几句呓语,声音细小,听不真切,嘴角却不经意间带笑……


这样看着,看他的欢欣与惬意,真好。


霓凰想。


不像那一次,那一次长苏性命垂危,气息微弱地躺在榻上,她同样也是守在他的榻前,却一直煎熬在惴惴不安中,动也不敢动,连梦里都惶恐着是否会看到晏大夫摇头叹息的模样。


那种等待与煎熬,霓凰不想再经历下一次了。


如今这样,真好。


霓凰撑着脸,一看就是好久,痴痴地,不比怀春的少女逊色。她还总要在手边放一本摊开的书,待长苏差不多转醒,就匆忙拿起书来装个样子。过了片刻,再从书卷后探出头来,悄悄瞟长苏一眼,


一眼万年。


目光相接时,电光火石之间,却每每害得霓凰心头一颤,好像短短一瞬,他就已把她的心思全都看透,还故意问着:


“看什么书呢?”


霓凰是长女,自小被寄予厚望,读的都是些史书、兵法。然而在廊州的这段时日,她却捧着本《诗经》读的津津有味。


因为里面有好多话,我都想对你说。


这些话霓凰自然不肯直接同长苏说,所以只是弯了眼地笑,


“没看什么,随便翻翻。”


长苏午睡后得喝药,原先霓凰不来守着他时,都是蔺晨亲自送进来,现在倒好,蔺晨嫌他们缠缠绵绵,都是请晏大夫来送。从前总为长苏不按时吃药休息而操碎了心的晏大夫,如今每次都笑眯眯地将药盏抬给霓凰,说着:


“有郡主在,我就放心了。”


他和蔺晨都仍然以“郡主”称呼霓凰,她曾多次提醒他们改口,一来二去也没改过来,反正霓凰听惯了,也就作罢。


倒是蔺晨还曾打趣过:“我与长苏不以兄弟相称,要不然还能叫郡主一声嫂嫂、弟妹,如今这样,倒不如还是叫郡主来得方便。”


每次接过药盏送走晏大夫,霓凰总坚持要喂长苏喝药。丝丝自药汤中升腾起的白雾弥散在二人中间,平添了几分朦胧之感。


长苏总说:“这点小事,还要让你亲自做,怪不好意思的。本该是我照顾你,却一直让你照顾我,我很抱歉。”


霓凰也总说:“兄长,我已经错失了太多相伴于你的岁月,就要在今后的日子里,从一点一滴中找你要回来。”


毕竟再多的相思,再美的言语,都抵不上片刻陪伴珍贵。


也不像陪伴这样,总是来之不易。


“等我身体好些,我们就出游。像我曾经答应你的那样,千里沃野,万里河山,我们都踏遍,好不好?”


“好,当然好。”


“那你想去哪里?”


“兄长去哪里,霓凰就去哪里。江南漠北,海内海外,我们都去,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

“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

今夕何夕,我能同你一起畅想,好像明天,光是想一想就足够动人。


喜欢看你午睡,更喜欢在月亮爬上柳梢后,钻到你的怀里。


等有朝一日,我会同你一起,踏遍河山万里,把世间的良辰美景都指给你看。


就我们两个人。


-


你好,我是顾予酌,幸会。
想一直写下去,“吹灭读书灯,一身都是月”。


记得给个小心心呐
另外祝要考试的你们高考加油,从容与骄傲兼备,自信坦荡,考场为王。

评论

热度(59)

  1. 浠米露顾予酌 转载了此文字